当前位置: 亚洲城手机登录 > 股票基金 > 正文

从葛宏离职看戴脚铐跳舞 专业总经理人在国企何

时间:2019-05-19 07:54来源:股票基金
摘要: 我上班的500强,在北京CBD待不下去了北京国贸CBD,是中国财富版图中最重要的坐标之一,繁荣的奶与蜜之地。过去30年,它与进入中国的外企密不可分。如今,一些外企却悄悄从

摘要:我上班的500强,在北京CBD待不下去了 北京国贸CBD,是中国财富版图中最重要的坐标之一,繁荣的奶与蜜之地。过去30年,它与进入中国的外企密不可分。如今,一些外企却悄悄从这里撤离。在外企度过自己青春岁月的人们,也面临或走或留两难的选择。 来源 | 每日...

前几天,我的微信朋友圈被LinkedIn中国(领英)总裁沈博阳离职的消息刷屏。财经6月24日发布的报道《LinkedIn中国总裁沈博阳离职内幕》引用多位接近LinkedIn的人士的话称,沈博阳一手打造的赤兔是和LinkedIn总部分歧所在,赤兔虽然是更加接地气的本土化社交APP,但始终业绩平平,引发了总部对沈博阳的不满。

从葛宏离职看戴着脚铐跳舞 中国职业经理人在外企何去何从

  我上班的500强,在北京CBD待不下去了

在LinkedIn工作了三年多的沈博阳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中写道:“再见领英,所有的责任已悉数交付,我尽力了。”这句话听起来很伤感,作为一名曾在外企任职的人,我特别理解沈博阳说这句话时的心情。

2017年6月23日,一张与领英总部大楼的深情自拍,一封《再见,领英》的长情挥别,划清了沈博阳与领英中国之间的界限,也告别了三年半的时光里沈博阳与领英中国的种种荣耀、羁绊和力不从心;同年10月24日,Airbnb中国区负责人葛宏离职的消息得到确认,这位今年6月刚荣升Airbnb全球副总裁、在中国走马上任的掌舵者,仅仅在中国战场上奋斗了四个月便悄然离场。回瞰近几年,中国高管“逃离”外企的新闻不胜枚举;无论是被架空的Uber中国高级副总裁柳甄,抑或被边缘化的亚马逊中国总裁王汉华,诸多精英如流星一般在狼烟四起的商场上曾被人仰望、铭记,而后纷纷陨落在外企进驻中国过程中所产生的种种困扰里。

  北京国贸CBD,是中国财富版图中最重要的坐标之一,繁荣的奶与蜜之地。过去30年,它与进入中国的外企密不可分。如今,一些外企却悄悄从这里撤离。在外企度过自己青春岁月的人们,也面临或走或留两难的选择。

有时候,外企表面有多风光,离开它的人内心就有多落寞。

本土化难题的原罪论

  来源 | 每日人物

1 外企很理性,也很撕裂

亚马逊、Google在中国的折戟而归,将“本土化”这个外企魔咒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很多外企甚至将其定义为开拓中国市场失败的原罪。事实上,大部分外企包括领英、Airbnb确实畏于直面跨国企业本土化的难题。

  文 | 罗婷 荆欣雨

领英于2014年进入中国,当时在中国招聘界乃至整个互联网行业都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我一直很关注领英的动态,我发现自领英进入中国这几年来,它体系内的产品中有很多跟其海外的产品体系结构类似。领英产品的本土化做得不够彻底,这种职业社交产品在中国并不能满足用户的核心诉求。

Airbnb公司今年的一系列计划才落地中国不久,但在外界看来,似乎和中文名“爱彼迎”一样,Airbnb在中国有些“水土不服”。

  国贸30年,风景变了

岂止是领英,只要其品牌和核心产品是以外资形式进入中国的外资互联网公司,日后大都很难在中国市场保持强大而持久的竞争力。最典型的例子就是Uber,轰轰烈烈来到中国,没多久就被中国本土的出行先行者滴滴收购。

Airbnb用户遍布全球191个国家近34000个城市,是富有远见卓识的互联网企业;但是在中国激烈的市场竞争中,Airbnb总部向中国区负责人传达的战略方向始终难以挣脱带有美国基因的产品体验和服务理念,想把在美国的成功模式“复制粘贴”在中国区显然是不够走心的。Airbnb在中国要面临本土创业者的虎视眈眈、政策监管的利剑高悬:“上戏学生毁房事件”“12房客毁房事件”“三无指控”让爱彼迎一时成为舆论的众矢之的——原生产品和服务理念的诸多“缺陷”让Airbnb深陷各种负面新闻和市场压力中无法喘息。

  直到今年4月,在国贸1座一家英国律所工作的Tara因为公司厕所维修,第一次走到别的楼层,才知道楼下的外国投资公司已经悄无声息地搬走了。整个大楼空荡安静,只有他们在夜以继日地加班。

其实,外资企业都有同样的问题:产品做得很好,但在适应本土市场方面,往往出现水土不服,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外企对本土管理层放权力度不够,外企严格、刻板的办事流程又导致本土企业牺牲了效率、机会和灵活应变的能力,这也往往导致中国人在外企容易遇到天花板,即发展到一定阶段,再也难以获得更多的授权和晋升空间。

但是,在Airbnb坚持将重心放在线上的同时,中国的短租玩家们正在围绕提升房源质量而进行一系列布局。小猪装智能门锁、做服务众包、往上下游生态链延伸,正是这些本土化改良,才让中国的短租房源、交易环境等基础设施变得更好,成为打开中国市场的敲门砖。

  供职于全球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Fiona,发现她的日本客户,好不容易从老旧的丰联大厦搬进国贸三期,占了一整层,今年又因为付不起租金,砍了三分之二的面积。

如何相信本土职业经理人的创造力和他们对本土形势的适应性与判断力,如何给他们充分的授权,这是外企决策层需要思考的问题。

为了解决本土化问题,Airbnb先后换了四任临时负责人来适应和开发中国市场,试图通过册封“封疆大吏”和一厢情愿的讲故事、重情怀的方式来靠拢中国市场,但频繁换帅无异于饮鸩止渴。直到拥有产品和技术经验的葛宏在2016年加入Airbnb中国,在任期内厉兵秣马,迅速扩张团队、扩大线下民宿体量,重新重视和优化线上产品和线下服务体验,迎合国内用户的习惯偏好,使Airbnb在很短的时间内数据增量惊人。

  今时不同往日。大约10年前,供职于一家物业顾问公司的熊志坤曾站在大北窑桥的东南角仰望四周高耸的楼群。在招商局大厦东边,惠普与摩托罗拉各自冠名了一栋楼。两张大大的广告牌在风中鼓胀。那是通信制造业的黄金时代。

站在外企决策层的立场,我们很容易理解他们对于放权太多导致本土公司失控的顾虑。但不可否认的是,外企总部和其中国分支机构博弈的背后存在着两种文化和思维方式的差异,这就难免在同一事情上,两者的认知不一致,导致本土职业经理人很难因地制宜做出快速响应。

然而仅仅产品和服务的本土化并不能完全掩盖传统外企体制在国内的适应不良——Airbnb启动中国职业经理人开拓中国市场固然有市场和国情的先天优势,可弱势的中国区负责人一方面背负着无比巨大的kpi考核任务,必须像初创公司一样追求效率和数据,一方面又受限于Airbnb总部现有的大公司框架,而Airbnb又是如此一家无比讲究政治正确、价值观正确的公司——所谓资源的倾斜,并不能弥补中国区负责人缺少决策权的管理缺失,这在某种程度上限制了中国市场多元化的可能性。

  如今,外企在CBD地区的租户中仅占到30%。在2003年,这个数据还是70%。

2 基因不同,导致成事的概率不同

让中国职业经理人带着脚铐跳舞的管理运作模式,和二十年前的外企并无二致,这显然并不符合这个新兴行业的发展规律。而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亚马逊中国12年的空降军团,还有当初中国区高管那段“想做一份符合你理解的中国市场规划太艰难了,因为美国人基本上不听你的”的无奈自述,外企的本土化如果只落在产品和服务端却无法执行推进,那也不过是一条腿走路,风险依旧存在。

  最近几年搬离这里的企业,可以列出一条长长的单子。从英特尔、雅虎、奔驰,到惠普、摩托罗拉、默沙东、阿尔斯通……从IT业、制造业到医疗行业,有一些公司搬到望京、亦庄等租金更便宜的区域,还有一些,彻底离开了中国。这一切正在并可能继续发生。

除了外企自身的原因会形成其本土化的阻碍之外,外企在中国市场还面临着一群本地强有力的竞争者。

在本土化进程中,产品和服务体验的“不接地气”往往也会造成外企决策层与中国区执行高层之间双向视角的信任缺失。一位曾担任过外企在华高管的人士说:“LinkedIn在中国砸了很多钱做赤兔,招了上百号人。我当时的判断就是,赤兔做不好,Derek走的可能性非常大。”

  这件事的另一面,是排着队等待进入国贸的内资企业。

以互联网行业为例,本土互联网公司比国外互联网公司打法更灵活,前者用户思维很明确,随时根据市场的变化调整自己的策略,快速响应市场的需求,因而更容易在激烈的竞争环境中存活下来。

赤兔是沈博阳在2014年上任后一手打造的产品,于2015年6月上线。为什么要单独开发一款新产品?LinkedIn全球化的网络已经形成,中国第一批用户在上面写的都是英文简历,这提高了其他人进入圈子的门槛。现有调性已经形成,如果想要更多人加入平台,就需要独立出来。和领英中国版一样,赤兔也是一款针对中国本土的职场社交App,但相较领英高端、国际化的产品定位,赤兔更加本土化和接地气。

  这毕竟是北京国贸CBD,是中国财富版图中最重要的坐标之一,繁荣的奶与蜜之地。最顶峰时,这里聚集了超过170家世界500强。每天有超过40万人在这10平方公里左右的地方办公。

本土企业屡屡打败外企的深层原因在于两者基因不同。本土公司是创业者基因,创业者与企业命运捆绑在一起,他们会尽一切办法创新,掌控企业发展的方向;而外企在本土的公司是职业经理人基因,职业经理人在有利益、能控制的时候努力拚杀;而在没有利益、控制不了的时候就会拍屁股走人。创业者害怕错过,职业经理人害怕犯错。这两种心态导致这两种公司成功的概率出现巨大的差异。

而恰恰是这个本土化的赤兔,造成了沈博阳与LinkedIn总部的分歧。多位了解LinkedIn中国的人士表示,沈博阳自始至终都非常强调赤兔的重要性,但总部对于该产品的前景并不理解和看好,赤兔得到的支持一般、业绩一般,这引发总部和沈博阳的双向不满。

  站在国贸桥的十字路口,你仍然可以看到苹果、壳牌、三井住友、汇丰银行的中国办公室,南岸的银泰大厦里有思科和美林,著名的大众、福特、三菱也在附近。如果中关村对标的是硅谷,金融街对标的是华尔街,那么毫无疑问,国贸的野心是成为中国的曼哈顿。

我上大学的时候正是外企风光无限的时候。2003年大学毕业后,我加入某知名消费品外企,工作五年后,做到了市场部大中华区品牌经理。为了突破在外企的发展瓶颈,我在2008年辞职北上创业。在猎聘的发展过程中,我始终坚持猎聘领导班子对猎聘的主导权和话语权,以创业者的心态贴近市场和用户,倒逼团队不断研发新产品,快速适应市场变化,这才使猎聘杀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

赤兔的问题让沈博阳深深意识到,即使成为领英中国的灵魂人物,也无法让他在实质上获得与职位相匹配的“进入权”,外企的中国区负责人与总部总是存在着复杂而纠缠的关系——总部流程的拖沓、对区域市场的一知半解和尊重定义的不对齐,这将掣肘中国区负责人上到战略布局、下到执行团队的经营。

  过去30年,它与进入中国的外企密不可分。80年代末,刚进入中国的英特尔一直蜗在民族饭店里办公,两年后才成为北京第一栋写字楼国际大厦的房客。这栋通体深棕的大楼在略显荒芜的建国门外大街上立了起来,因为像一块巧克力,甜蜜、诱惑,充满异国风情,有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巧克力大厦”。

在职业发展的关键几年,选好赛道至关重要

“仰卧无愧天地,褒贬自有春秋。”虽说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然而中国优秀职业经理人的逃离对于外企终归算得上是两败俱伤,其中孰是孰非也并不是简单的一言以蔽之。但可以肯定的是,外企想要在中国市场占据一席之地,给予中国职业经理人更多的信任和权力下放、对于中国市场有更多的理解和支持、对于本土化含义的真正落实是外企决策层当下的必修课程。

  大量的外企飞到东方,开始了他们的掘金之路。他们一路从燕莎、丰联广场、长安俱乐部,升级到赛特大厦、京广中心、国贸……楼群互相竞争,又共同塑造了如今的CBD。

中国人在外企的困局不仅仅是事业上容易碰到天花板,还会面临一些不可控的风险。由于近年来国外经济发展不景气,从中国撤资、离开中国、转移市场重心的外企比比皆是,这些变化势必会给想长期在国内发展的人带来困扰。

  他们用办公室所在地,直接表达富裕程度。自从普华永道四个大字的霓虹灯挂上了建外大街的大楼,不远处的王府井安永、德勤和毕马威也迅速冠名了自己的办公楼。四大的内部员工间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什么时候这个楼不是我们冠名了,那说明我们最近业务量真的很差了。”

随着国内民营互联网公司的崛起,不少外企人跳槽进入民企,以突破他们的困境。猎聘发布的《2017年职场人春跳意向报告》显示,外企职场人跳槽意向指数为6.78,居于所有不同所有制企业的首位。

  他们还启蒙了某种新的生活方式。从国贸三期大堂乘电梯到80层只需要40秒,高处视野宽阔,天气晴好时能看到远处的西山起伏。在律所的办公室里,每个女律师至少有3双高度不同的高跟鞋以应对不同的客户。许多公司员工出门坐的是专属的黑色轿车,到机场单程200元,是出租车的2倍。

图片 1

  在国贸商城的欧洲奢侈品牌店里做销售的Alice回忆起十年前,她接触的客户文化素质高,待人客气。相熟的客户过生日,派人给店里送来生日蛋糕,一年后她们才知道是谁送的。有人家里挂着一墙的名牌包,一年也背不完。那时她觉得这才是奢侈品真正的打开方式。

在猎聘的核心员工中,就有不少人来自世界500强外企。他们中不少人感慨离开外企后抓住了转型契机,选对了赛道,不然方向错了,再努力都没有意义。

  如上种种,俱往矣。内资企业挤破头要进的CBD,一些外企却在悄悄撤离。进入国贸30年,从繁盛到开始沉寂,外企正在经历和面对的究竟是什么?

如今,外企不再是年轻人择业的首选。猎聘2016年一项调研显示,30.5%的职场人想去真正的创业团队,成为占比最大的人群。

  效益太差,年会干脆取消了

图片 2

  外企客户对租金更敏感了。这是物业顾问公司第一太平戴维斯的发现,他们感觉外资企业这几年的预算控制变得严格。价钱之外,他们依旧关心环保问题,要求更好的新风系统,更高级的pm2.5过滤。

在职业发展的路上,每个人的选择都有自己当时当地的理由,不能一概用对错来评判。但是在职业发展最为关键的几年,你的选择决定了你今后几十年的生活,所以一定要勇敢地走出自己的舒适区,结合时代发展的趋势,果断选择正确的赛道,才有可能弯道超车,不断给自己创造惊喜。

  内资企业在租金上的阔绰,与外企形成鲜明对比。根据中原地产的数据,如今国贸三期的租金最高已达到了1500元(每平米每月),东边的财富金融中心与环球金融中心的均价是580元,京广中心要价也不低,均价630元。

  高价不影响CBD的火爆,今天有外企退租,第二天就有许多内资企业递申请表进去。他们在资质上也许不如500强,但架不住舍得花钱。CBD的写字楼也吃过亏,前两年许多P2P、小额贷款公司以高额租金入驻并迅速破产,许多受害者去堵门,成了“社会不稳定因素”,如今他们再不欢迎这类公司。

编辑:股票基金 本文来源:从葛宏离职看戴脚铐跳舞 专业总经理人在国企何

关键词: 亚洲城ca88官网 ca88